济南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当菜鸟遇到大魔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07:31 编辑:笔名

沉睡中的麦穗突然被一阵闹铃声惊醒,一看时间已快接近八点,一边抱怨老妈不叫醒自己,一边忙着刷牙、洗脸,直到看着镜中干净的自己时才突然意识到老妈远在千里之外。她的记忆回到一星期前。  “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麦妈。  “妈,你就同意了吧。”麦穗圈住麦妈的脖子,眼睛不时地瞄向麦爸,希望他能替自己说句好话。  “妈妈,你就让小麦去吧。”麦爸一边看报纸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行,两个孩子,老大毕业了要离家,现在老二毕业了也要离家,说什么我都不同意。”麦妈转而看向她,“小麦,你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没有,我只是想要独自生活一段时间。”小麦涨红脸,离家,的确是为了那个人。  “要不,你在自己家的公司里从基层做起不也一样。”麦妈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只好作出妥协,这是她所能作的让步了。  “我……不要!”不是小麦娇纵,也不是她被家人宠坏,只是因为心里的那个人。  “小麦,怎么这么跟妈妈说话?”麦爸放下报纸语气中带着一丝斥责。  “爸、妈,你们就让我去吧,我答应你们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到一点点伤害。”她眼中露出期盼,伸出小指头比划着。  “好吧。小麦,这是爸爸和妈妈的让步了。”麦妈有时候不是被她的口才说服的,而是被她的磨叽给说服的,“你必须在你哥的公司里上班,不然你知道后果的。”麦妈在心里暗自庆幸儿子在那座城市。  得到麦爸、麦妈允诺的麦穗一脸兴奋,终于可以去他的家乡了,终于可以见到他了,哦也!万岁,麦穗!你是棒的……  “麦穗,都这时候了,你在想什么。”她突然记起今天可是天上班啊,难不成天就要迟到吗?她猛拍自己脑袋,匆匆下楼。是的,她是麦家的千金大小姐,依着老爸的实力,她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寻得他,然后再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可是她不要这样的爱情,她要抛弃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光环,做回一个普通女孩,只有这样才会在寻得他的同时拥有他的爱。在家里她佩服的就是大哥,当年宁可抛下过亿身家的继承权也要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生活,现在的他们是那么幸福而又快乐,这才是有爱的一家人。老妈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不然大嫂生孩子坐月子,她就不会千里迢迢地赶去照顾大嫂了。这就是一家人,虽然相隔千里,但彼此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想着这些的时候,已然到公司门口。  “这么快就到啦。”麦穗嘟囔一句后,将车停在停车场后,一看手表将她吓一跳,“完了,这下真的要迟到了。”边说边冲向电梯,“等等!”在千钧一发之际,哈,居然被我给冲了进去。她暗自得意,奇怪,依着惯性,自己应该会和电梯轿厢那冰冷的不锈钢壁有一次亲密接触,犹如壁虎一样紧紧贴合墙壁才对,可是怎么这“墙壁”是软绵绵的,而且还很温暖,抬头望去,妈呀,怎么,不敢想了,连忙走到另一边按下楼层号,不安地站在另一边,不去看那两个一脸错愕的人,刚才的自己真是糗大了。轿厢里的气氛沉闷地令她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捱到第十层,她率先走出,然后顾自在这宽大的楼层里转悠,怎么就找不到呢,迎面走来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也许可以问问他。她迎向那个人,拦住他的去路,“请问那个销售部怎么走?”  “我也是销售部的,我们一起走好了。”男子回给她微笑的脸庞,“我叫唐森,是销售部的职员,你是新来我们销售部的吧。”唐森一路聒噪,麦穗只有礼貌地回应着,只想快点到销售部,快点开始工作,因为……她已经迟到了很久。  “这里就是销售部了。”唐森用手一指。  麦穗随着唐森的手臂向里探去,这里就是销售部,自己日后工作的地方,它的装扮格局完全不像老爸公司那样死板,办公桌是依墙而设的做成了两排,中间放着一张大桌子,上面凌乱的放着一些资料和样品。这里就是他工作的地方,我会在这里遇见他吗?长大后的我们还能认出彼此吗?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去。”唐森的话令麦穗收回思绪,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走进她的战场,又是在唐森的指引下,她轻轻叩开严格的办公室。  “你好,我叫麦穗,是来报到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办公室里总给她一种很压抑的感觉,不自觉地连声音也轻了许多,怯怯地。  低头看笔记本电脑的严格似乎并不打算抬头看她一眼,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办公桌前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心里暗自责怪人力资源部的那些人怎么把一只菜鸟扔给他,把销售部当成是菜鸟基地了吗?心中有点恼怒地抬头,看她,两人几乎同时出声,“是你。”  “你可以回去了,我们不需要菜鸟。”  “我是菜鸟,可你不也是从菜鸟过来的吗?”让自己回去,怎么可能,辛辛苦苦找到他工作的地方,我绝不可能就这么灰头土脸地离开。就算离开,我也华丽地离开,“你都连试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那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这一个星期里你不能胜任的话,那只好请你走人。”严格生平次自己否决掉自己,他看她一副不服输的样子,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或许是个可造之材,她是个敢这么呛声自己的人。  “就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我如果没做好,不用你赶我,我自己都会走人。”麦穗冲动之下说出一番豪言壮语来,可马上就后悔了,笨蛋小麦啊,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你忘了来这里的目的吗?万一一个星期后,人家真的不要你了,你就这样连他的面都没见着,然后就灰溜溜地离开,你甘心吗?“我不甘心!”她情不自禁地冲口而出,不过她没被自己吓到,倒把旁人吓了一跳。  “麦穗!你是叫麦穗吧。”  “呃,什么事?”  “你可以去工作了。”  “现在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工作内容,你不会自己问吗?”  “可是……”  “你还有事吗?”严格从电脑上移开,看向她。  “没事了。”  “那还不出去做事。”  麦穗的天在一阵混乱中开始,所幸有唐森这个前辈从旁指点才没令她觉得销售部是一个没人性的地方。他一边向她介绍销售部里的每一个人,一边告诉她,不用那么在意严经理的话,每个新人来销售部时,没有一个不被他训过,所以真的不用那么在意。唐森真不愧是唐僧,比星爷电影里的那个“onlyyou”的唐僧还要罗嗦,他在一边说着,她的思绪早就因为唐森介绍到冷若寒时而飘到九霄云外。  冷若寒,这个名字很熟,熟到在心里默念了这么多年。若寒哥哥,真的是你吗?我真的还能见到你吗?只是你现在出差在外,不然我就可以看见你的本尊,就在她遐想遇见冷若寒时的情景时一句大吼已经传入她的耳朵里,没把她的耳膜震破倒把她的胆差点给吓破。她扭头看见严格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忽的一下站起,不想撞到椅子腿,揉着腿,怯懦地说,“严经理,我……我……”  “你现在跟我去车间,我给你讲你的工作。”严格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没有半点笑容。  “哦,好。”麦穗边说边跟在他后面。  在去车间的路上,从前面的严格那里飘来话语,“做销售助理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一时之间麦穗还无法适应他说话的方式,只得追上他问。  “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吗?”他没等她回答,自顾说,“要想做好销售助理,首先你要了解我们公司在做的产品以及它的工艺和工序。不算精通,但是大概的一个技术和工艺要有所了解。”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车间,这里就是我们公司的车间吗?好干净哦,简直就不是车间,更像宾馆的大堂,她仿如置身于《红楼梦》里的大观园,自己就像刘姥姥对立面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新奇,也难怪啊,麦穗家的公司主打房地产牌,对于五金制造这一块,她是次见识,就在她发呆时,严格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你还要发呆到多久?”  “啊,没有啦。我只是没想到一家五金制造公司的车间会这么干净。”  “这里是我们公司的产品的道工序车间。”严格对于车间的干净程度并不为意,自己家的公司本来就不是那种买张ISO9000管理体系证书的公司,这些只不过是基本的东西,“你在这里要学的东西有很多。”他边说边带她走进车间办公室,对车间主任——何华说,“何主任,这是我们销售部新来的同事。”他问她,“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麦穗。”她没好气的回答,心说,一个连自己下属都记不住名字的上司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挺他呢,真是奇怪。  “那个就是这个麦穗,麻烦你好好教导她怎么做好一个‘’人。”  “我明白。”  “那就好。”严格说完后就转身去现场查看正在做的产品。她转身看他的背影,心说,其实他也是个好人,只是平时太严肃了。  “严经理在我们公司可是出了名的严格,但是他对新人真的很好,他会在看似漫不经心地情况下给你一些提示。”  “是这样吗?”这是大家眼中的严格,难道真的是我误解他了吗?他真的有大家说的那么好吗?  何主任自觉自己的话有点多了,于是换种口吻,“我们去现场吧。”说完带她去现场看产品是如何一步步制作出来的。就这样麦穗开始了在并不算轻松的见习生活,她的努力都被严格看在眼里,他由开始的怀疑和质疑变得慢慢欣赏她。很快一个星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而麦穗的心情就像是一个等待被处决的死刑犯,这一个星期里虽然很用心,但是还是会有出差错,摆乌龙的情况出现,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销售助理这份工作,也许今生真的和若寒哥哥连擦肩而过的缘分也没有吧。这天是麦穗结束车间实习一天的早上。  她又一次因为闹钟响后又睡过头而大呼小叫,又在路上因为仗义为一个老奶奶讲话而迟到,现在的她则正站在何主任和严格面前听他们两个一副准备受死的样子。其实大部分都是何主任再说,如果公司销售部的唐森可以排唐僧的话,那么何主任完全可以排第二了,对于何主任她倒不是很怕,但是严格的不动神色更令她害怕,毕竟自己能否留在公司就只等他一句话了。这时随着一个老奶奶声音的出现,大当家——严格的奶奶出现在车间办公室。  “是你啊。”严奶奶满脸欣喜。  “奶奶,你认识麦穗?”严格很意外。  “事情是这样的。”严奶奶开始讲述她在路上的遭遇。事情还原至麦穗来公司上班的路上。麦穗踩着自行车一路飞奔,不想因为她的超车导致其他车辆的刮擦。“喂,你是怎么开车的?”开出租车的司机向一辆开豪车的司机大声斥责。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都能开成这样,要是故意的还会开成什么样子。”司机指着被刮擦的地方,“不行,你得赔钱。”  “那你要多少。”司机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给他。  “这么点就够了?”他从他手里拿过钱,指给他看,本来这一百块或者还会有更多的钱可以进自己口袋,这样还可以少拉几趟客人,但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他瞪向麦穗,他没想到一个小女孩会抢自己的钱吧。  “你瞪什么瞪,本来就是你不对。”麦穗边说边把钱还给司机,一副正义女神的样子,“人家都跟道歉,说‘对不起’了,还想怎样。再说了,你这个又不是因为这辆车刮花的,是你本来就存在的。”  “行,你行。”司机瞪着她,悻悻然地离去。待司机走后,她一看手表,糟了,这下真的要迟到,边想边骑上车子奋力向前骑。  “事情就是这样。”严奶奶欣赏地看着麦穗,然后对严格说,“小严,这个女孩是个不错的人才,不要因为她的迟到而为难她。”  “董事长,我们的理念不是‘精益求精、锐意进取’吗?她……”  “小严,我现在以董事长的身份要求你把这个女孩子留下。”严奶奶向严格下达人事命令,然后又亲切地看着麦穗,“你叫什么名字?”  “董事长,我叫麦穗,不过大家都叫我小麦。”  “小麦,这个名字好,让我想起我在家乡的日子了。”  “您在家乡的日子?”  “哦,这个我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严奶奶说完便和其他人一起出去,后面跟着严格。何主任见麦穗和董事长似乎有某种渊源,想着刚才对她的那个态度,心里倒抽一口冷气,她可千万不要在董事长面前告状,不然自己的日子真的会不好过了,“那个……小麦,我刚才的态度有点不好,你可别介意哦。”  “何主任,是我不对,上班不该迟到的。”小麦冲他微笑,然后去现场。她在车间的见习日子因为董事长的一句话而结束,同时她也不用离开公司,这一切都似乎按照小麦心中所设想的那样在走着,这是小麦自己能掌控的,但是感情呢,她能掌控吗?这一天就这样结束,在下班之前,何主任告诉她,明天不用来车间了。不用去车间了,可是除了车间自己还能去哪里?她心里不免有点失落。  第二天,小麦准时出现在销售部,严格见她这么早来,不免揶揄她,“怎么我们部门的迟到大王,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我知道你在嘲笑我,不过没关系,我等着你给我指派下一步的工作。”她心情有点低落地说。   共 27949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对于包皮过长的保养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昆明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找

上一篇:别哭姑娘

下一篇:远去的青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