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七塔之上 第十六章 包围之中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2:05 编辑:笔名

七塔之上 第十六章 包围之中

刀疤脸一上来就气势汹汹地赶开了正要交易的农民,手底下几十个人拿着刀具棍子,把李佳一行团团围了起来。王济远和几名战士见这些人来者不善,赶紧从四周护住了小车和换来的粮食,但情况不明,他们也不敢随意开枪,只能举起枪和他们对峙。

刀疤脸拨开人群,缓缓走了过来,他的三角眼冒着凶光,从李佳他们脸上一个个地瞅过去,那眼神,让白老师和张弘几个直冒冷汗。

当他看到李佳和陈汉生时,认出了这两个家伙在学校门口干掉他一个小弟。刀疤挥舞着砍刀虚砍几下,冲着他们大吼了起来。

简直像一头露出獠牙的饿狼,李佳被刀光惊退两步,却被陈汉生从后面挡住了。陈汉生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对方,刀疤脸把刀舞得像跳大神也好,吼得让人耳朵生疼也好,陈汉生都不为所动。刀疤脸吼着吼着,觉得对面没什么反应,也就气呼呼地偃旗息鼓了。陈汉生突然嗤笑道:“耍猴戏呐?”李佳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时候布拉斯扛着一袋粮食跑了过来,见到气势汹汹的刀疤脸,赶紧上前询问,几句过后两人就开始大声争执起来。不过明显刀疤脸的喉咙更响,气势更足,布拉斯似乎有些说不过他。

“那个刀疤脸说我们是魔鬼,不能和魔鬼做交易。还说我们带来的东西都是由邪恶的魔法变出来的,用了就会受到诅咒。”张弘翻译着,“布拉斯说,我们很厉害,没必要和我们冲突。但是刀疤脸说,他的人不能白死,而且刚刚看到了我们施展邪术,都是靠那杆子,大家一起上,一定……一定能把我们抓住。王团长,这,这怎么办?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冲出去?”

老陈插嘴道:“不能直接冲,看看,四周都有人,十来个弓箭手都上房顶了,硬冲损失会很大。”

王济远沉着脸说:“真的不行,就先毙了刀疤脸,然后抢几个人质当盾牌。”

这时那边的争执已经结束了,布拉斯也值得放下了粮食,拿起弓箭站到了刀疤脸后面,在他的指挥下,一些本来扛着粮食来做交易的人,都放下了粮食,不怎么情愿地拿起了武器,加入了包围圈。刀疤脸转过身来,凶神恶煞的对李佳他们吼了几句。

“他……他让我们交出武器,立刻投……投降。”张弘哆哆嗦嗦地说道,“怎么办?怎么办,不交他们就……就要杀过来了。”

“别慌!”王济远抬起枪,瞄准了刀疤脸的脑袋。

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人会无法集中精神,有的人会晕厥,有的人会狂性大发,还有的人会出现幻觉。当两边都拿起武器一触即发的时候,李佳觉得自己似乎经历了以上所有的情绪,他感到血液上涌到了头上,既恍惚乏力,又想去大杀一场,他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听到远处似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越来越近,好像是原先世界对他的召唤。

然而,这是最不可能是事,所以肯定是恐惧带给我的幻觉。直到周围很多人发出了惊呼声,他鼓足勇气,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萧晨。

他看到萧晨带着一个美女和一个壮汉,在一个中年人的恭谦引领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个包围圈。他们都身着华丽又诡秘的长袍,黑色的袍子上绣着一个个银色的花纹,在太阳下面,花纹间好像有荧光流淌。萧晨一手扶着腰间的一把短剑,另一手靠在背后,显得气势不凡。

这是真的么?他怎么可能在这里?他怎么就能像散步一样走到这群土人中间?他到底有什么奇遇让他看起来像个贵族,而我们却像一群难民?这难道是梦境?

“大家都闪开,给尊贵的魔法师大人让路。”前面那引路的谢顶中年人趾高气扬地说道。魔法师是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力量的代言人。是那些伟大传说故事的主角。也许高贵,也许邪恶,但无一例外全都强大无比。对于这些镇子上,只从故事里听到过魔法师的普通人来说,一个活生生的魔法师就像下凡的神灵一样让人敬畏和好奇。

本来围观的民众都低头退开了,本来举着刀枪弓弩的人都放下了武器,让出了道路。萧晨他们很快通过人群,来到了刀疤脸和李佳等人的面前。

“他们说这个人是魔法师……似乎很让他们敬畏。”张弘也很疑惑,“李佳,他怎么会认识你?”

“他当然认识我,那是萧晨!我的室友萧晨!”

萧晨点点头,向他和其他几人致意。不过现在形式一触即发,他并没过来寒暄,而是径直走向刀疤脸,用很严肃地口气质问他:“你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围攻我的同伴?”

“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和这些魔鬼是一伙的?”刀疤脸明显也陷入了迷惑。

“帕斯,你真是不知死活,镇子里魔法师古宅,今天开了门。萧大人就是从里面走出来的。镇里的传说你也知道,魔法师们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今天就是印证了这句预言。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吗?快放下你的刀,给大人道歉。”那中年人自然就是西罗,他似乎天生就很适合狗腿子的角色。

刀疤帕斯看了看萧晨几人,又看了看李佳他们,“这些人也是魔鬼!你看他们都是黑头发,黑眼睛,你们有谁见过这样的人么?连帝国那些强盗都不会长成这样。你们被骗了,就算是魔法师也不会和一座城市一起从天上掉下来。故事里也不会有这样的场景!西罗,你这个蠢货,被魔鬼引诱了还不知道。”

西罗怒气冲冲地涨红了脸:“胡说八道!你之前就鼓动大家去找伯爵的麻烦,却中了伯爵的埋伏,害得好些人被卫兵杀死了。如果不是魔法师大人的城堡从天而降,我们现在肯定都呆在伯爵的大牢里呢!拯救了我们的魔法师大人看到你们生活困苦,还派他的仆人们,用举世无双的魔法物品来换你们的粮食。这是多么仁慈,多么大方的举动,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竟然鼓动大家对抗魔法师大人,你是想把大家都害死吗?”

“那个家伙,杀了我的人!”帕斯指着李佳吼道。

“你是说他吗?”萧晨拍了拍李佳的肩,“这是我的表弟,像我表弟这样高贵又平和的人,从不会无故伤人。”

“这事我听说过了,大人。您的表弟杀死了一个不知好歹的混子。因为冒犯魔法师而被杀,死了也是白死。”西罗大声强调道,“就算是国王在这里,他也会这么说的。”

魔法师的高贵甚至超过了贵族,也超过了律法,帕斯心知肚明。他看着自己的手下,都面露畏惧之色,心中大恨,“和魔鬼做交易,你们最终会把灵魂都卖掉的。”

“大家都知道魔鬼长得丑陋不堪,千奇百怪,哪个传说里魔鬼可以长得和人一样了?”西罗转向大家,大声问道:“你们说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那些传说里的魔鬼不是长着巨角就是拖着尾巴,身体比楼房还高,拳头比牛犊还大。大家一细想,和这些魔法师大人和他们的随从相差也太远了。又有人想起今天造成那场混乱不堪的抗税暴动,就纷纷鼓噪起来。

帕斯看很多人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他,着急地强辩道:“就算不是魔鬼,也有可能是骗子,还有可能是帝国的奸细!”

这时候罗玲插了进来,“你刚刚已经说了我们和帝国人长得不同,怎么会是帝国的奸细呢?至于我们是不是魔法师,自然可以证明给你看,希望你不要后悔。”

萧晨配合地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指向空中,他把全部的精神集中其上,瞬间短剑爆发出了强烈的火焰,足足有两个人那么高,直冲入天空。火焰发出的热浪铺天盖地而来,站得近的几个人,一瞬间都觉得自己像是置身在火堆里。

村民都惊恐地丢下武器,很多人五体投地地拜服在地上,这一幕对见识不多的乡下人来说,实在太令人震惊了。亲眼看到这样一个魔法,就像一个现代人亲眼看到一场核爆炸,对他们来说就是一辈子谈资。比他们更加震惊的是李佳、陈汉生和王济远他们。这违反了他们那么多年来的认知,违背了他们理解的所谓科学的东西,也颠覆了他们对整个世界的认同感。如果说之前对这个异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时代变化上的话,那么这时候他们才真感觉到故乡离他们彻底远去了。

火渐渐熄灭,虽然热气是向上运动的,但是周围的人都觉得自己快被烤干了。而萧晨想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强火焰震慑对方,他现在觉得精神极度消耗,头痛欲裂,他把剑拄在地上,看向周围。刀疤帕斯早已跑得不知踪影,周围的人们伏跪了一地,而来自地球的伙伴们在还处于呆滞状态。萧晨费劲地对他们笑了一笑,“欢迎活着来到新世界。”

上海中大医院挂号
重庆华肤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安顺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个
深圳看妇科最正规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