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从骑士到皇帝 048 脑补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1:41 编辑:笔名

从骑士到皇帝 048 脑补

神甫唱了几句圣歌后离去,内殿就剩两人,按例,两人需要礼颂一个星时(一小时半)。

兰德尔闷热得不像样,不再顾忌礼节,尝试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却解不开繁复的绳结。

“我看不见,公…你来帮我可好?”兰德尔满身大汗,从轻微呼吸声,判断出布兰琪方向道。

等了一会,依然没有动静,如果不确定眼前有人的话,兰德尔以为跟一块木头在一起。

“邓布,你在外头吗?”

“少爷,在呢。”

“来帮我脱衣。”

“不行啊,少爷,您忍忍,仪式任何一环,都要庄重,不然日后会有问题的。”邓布道。

兰德尔不再说话,来到阿拉贡后,他有点水土不服,这两日吃的不多,此刻有些晕,于是自己动手,硬是扯掉几件,礼服多是丝绸而成,被他成功撕破几件外衣,负担减低,人也舒服许多。

过了一会。

“我不祷告,因为我不信,难道你也不信?”兰德尔再度主动。

但问话依然石沉大海,他心生异样,难道妻子是哑巴?!

又瞎又哑,让他像被一桶冷水淋身,全身发寒,这样的婚事,怎么结下去。

他也曾派人探查过,但得来的消息是,“公主沉默少言,不爱露脸”。确定没有异常后,才肯来迎亲。

“不对!她曾跟她母亲来过月光宫,我记得她会说话。”兰德尔想起一件往事。

当时他还是婴孩,白日犯睏,总是半夜才醒,有次他被抱到一张床上,面见客人,他当时懒得睁眼,就听到耳边有个很吵的声音,一直闹他,他太烦了,睁眼看了一下,是个比自己还大些的婴孩,用着粉红丝绸包着,眼睛一闪一闪盯着自己……。

“你要真是哑巴,就靠近我,牵着我的左手,如果不是,就牵着右手。”兰德尔说完等着她回应。

良久,房中起了啜泣声,布兰琪悲伤落泪。

“我讨厌眼泪,这是弱者的武器,把它收起来。”失明后,这种低沉声音,他听着难受,兰德尔语气加重,过了一会,眼泪渐渐平息。

听见她细微的哭喊声,想来还能发出声音,应该不是哑巴,不过不知为何不愿意开口,兰德尔决定回到巴赛郡再说,眼下不想节外生枝。

又过一会,时间到了,房门终于打开,两人被迎上马车,弥撒虽然完成,但过程中,布兰琪没有说过一个字。

马车中,两人互坐对面,兰德尔喝着邓布准备的清凉茶叶,舒服许多。

“喝茶是我的习惯,我每日都要喝,这是从遥远异国天竺的高山之巅采集的茶叶,十分珍贵,尝尝?”

对面依然恍若无闻,兰德尔心烦,“到了格勒,你要把我的爱好,厌恶都记住,我是你丈夫,就是天,礼成那一刻,就是至高神都要排在我后面,好好当个称职的女主人便可。”

也不管布兰琪听没听进去,兰德尔独自说话。

护送队伍一直送到港口,由迪士尼跟锡德尼带领。

“多谢护送。”上船前,兰德尔让邓布拿出一个盒子转交迪士尼並道,“上回失礼了。”

迪士尼接过后,从重量判断出此物为何,有些意外,但没有开口机会,锡德尼全程跟兰德尔对话。

“扬帆启航!”

直到甲板水手大喊,兰德尔旋即上船,船只消失后,迪士尼却不肯离去。

“忘了公主,她已经是阿道夫的人了。”锡德尼道。

“舅舅,我知道,我只是想多看她…公主一眼。”

第一次见到布兰琪那天,迪士尼一眼就看上这个可爱的女孩,但布兰琪从没有在意过自己,他也没有跟布兰琪说过一句话,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开口,这个疑惑,也许要放在心中,一辈子?

“我本来也想过,让你跟着去护卫,但若一个人都不派,会让阿道夫认为,公主极为信赖他们,且现在我们人手也不足,等曲臣士一除-”

“舅舅,先走一步。”迪士尼没听完,转身便走,他没有回去述职,而是找了个酒馆买醉,当天他拿着一整盒银币,跟一个骑士打了一架,挂彩见红,抢下一个叫作“布兰”的红牌舞女,大睡三日,直到王室派人来找,差点要以渎职问罪。

……

……

海洋风平浪静,水手无聊打着哈欠,偶有几只鸟,从高空俯冲划过水面,欲捕食物时,都能引起议论。

直到邓布把这次没用完的小额资金,全发给船上水手后,气氛热烈起来。

兰德尔的结婚小赏赐,能够让他们换上丰厚食物和必需品给家人享用。

“乌拉乌拉……。”

按惯例,新人结婚当日,上床之时,神甫还要祝福婚床,以保护他们不受魔鬼的侵袭,因此这次出行他们也带了一个神甫来,此时派上用场,在最豪华的船舱中祈祷。

神甫祈祷时,兰德尔丢下妻子跟邓布站在甲板上吹风。

“花光了?”

“都给了。”

“阿姆。”

“嗯?”

“把她的样子跟我说说,在马车上时,我脑中一直描绘她的脸,但拼不完全,到马车停步,我还差“眼睛”没拼出来。”

“我-”

“慢,你先别开口,听我说。”兰德尔形容布兰琪给他的感觉。

“要上车时,她细柔的发丝,滑过我的脸颊,她应该有着一头漂亮的亚麻色头发,或者像太阳金耀般光彩的白金色,她脚步声很轻,替她戴戒指时,我摸过她的手掌,十分细长,她一定很瘦,你说她比我矮一些,那身长大概一米七左右,跟她勾肩进入会场时,我有碰触到她的身体,胳膊很细,她很瘦,所以走路很轻,腿应该很长,很长……另外,她身上总有一种香味,好似体香,也许不丑,也许是个美人?...不!一定是个美人!我说的对不对?”

当兰德尔说完,邓布苦笑,“小夫人(称呼问题,兰德尔此行前已向手下定调,不称公主)身高比少爷矮半个头,面容白皙,却不苍白,能看到淡淡的潮红,十分健康,眼角还有颗痣。”

“还有呢?”

“没啦,我可不敢多看,就看了一眼。”

“就一眼,你也能看的这么细,你应该去当画家…她跟我带回来的那女贵族相比如何?”

“她怎么能跟小夫人比,您这样说可污辱了小夫人。”邓布纠正兰德尔。

“问你不准,你太偏心,那她带了多少保镖?”

“没有。”

“没有?几个女仆跟来?”

“一个。”

“就一个?”

出嫁的贵族,会从家族中带一些未出阁的少女或相好的仆人陪伴,成为亲信,这些人若将来要出嫁或终老,女主人则会提供一笔金额照料。不带保镖,还能理解,可女仆也只带一个,实在不符合公主身份。

“是啊,我也奇怪,现在她们正安排在您的房间休息,听说小夫人晕船严重,有点发烧。”

“远离故乡,嫁去外国,她也许很害怕,我到了阿拉贡几日,就开始厌烦,何况她要在那终老,刚才我语气严厉了些,你叫拉法弄点提神醒脑的东西送过去慰问。”

“我马上去办。”

邓布进入拉法的船舱时,他正看着眼疾相关的医书。

“大人。”拉法马上起身,来到格勒一段时间,邓布之地位,他也清楚,兰德尔最信任的人之一。

“去准备点药,给小夫人服用,还有你是男的,别太无礼?”

“无礼?”拉法疑道。

“你在波斯学过医术是吧,那里的女人怎么看病?”

“由女医师,或男医师蒙面,若没有蒙面而碰到女性患者,斩手!”

“那就对了。”邓布道,“你不能碰到小夫人,眼神也不能直视。”

在王室的日子,邓布见过太多风流医生,他们以私人御医身份,观察病人(王族)身体最隐密部位,久而久之,就开始跟病人交心偷情。

“那怎么观察?我还没那么厉害。”拉法一脸苦色。

“让小夫人身边的人传达情况给你听,你在下药。”邓布道。

阿拉贡王室,时常近亲通婚,爱葛妮丝跟布兰琪的母亲,就有七分相似,而布兰琪也遗传了其母面容,在邓布看来与爱葛妮丝也有四五分相似。

“爱葛妮丝”是他服务二十多年的主人,他心中最完美的女贵族,布兰琪拥有着同样血脉,也是“云上之人”,只能由少爷碰她,其他人都不行。

阳高县人民医院
兰州市口腔医院
四川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浙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山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