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混乱战神 第四零八章 用力过猛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7:41 编辑:笔名

混乱战神 第四零八章 用力过猛

萨出愤怒的嘶吼声,他万万没想到。就在刚才。他晰旧里力结界困住了二十多只巨龙。可是转眼间,自己也成了笼中鸟!

一支箭矢深深插入弗萨的胸膛中,正是这一支箭,让弗萨彻底觉醒了,普鲁登斯舍不的一下子结束战斗,所以射出的第一支箭提醒的味道远远大于攻击,也所以。他弗萨能及时抓住箭矢,可是当普鲁登斯射集第二支箭时,他的手臂只抬起了一半,箭矢已经命中了他。

弗萨的力量在重力结界中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而普鲁登斯的箭却可以穿越空间,不论敌我,包括比蒙巨兽、包括安普杜拉、包括如潮水般涌出的精灵们。在场所有的强者,唯一能百分之百挥战斗力的,只有普鲁登斯一个”

在弗萨受伤的瞬间,比蒙巨兽们已经把弗萨团团围在里面。阻住普鲁登斯的视野,接着比蒙巨兽们转过身,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因为特定的成长经历,弗萨的自尊心远没有泽维尔那么强烈,事实上,在与所罗门的战争中,他就是经常逃走的,否则他也活不到今天了,当然,在弗萨心中,这不算逃走,只是战略性转移,保存有生力量。这样才能展开更凶猛的报复。泪书吧甩凹厂告少,更薪由,更多

精灵们分成两股。烦着清晰可见的结界边沿,从两侧包抄过去,以银色飞马的飞行度,当然要比重力结界内的比蒙巨兽快得多,比蒙巨兽们只冲出了三百余米,大队的精灵已经挡在了前方,骑着独角兽的普鲁登斯也追过来了。在普鲁登斯身侧,还有十几个同样骑着独角兽的精锐射手,今天,普鲁登斯已经把自己全部家底都带出来了。

普鲁登斯笑吟吟、慢条斯理的拉开长弓,瞄准最前面的一只比蒙巨兽,他太享受这种感觉了。屈辱的生活即将成为历史,他已看到了一条扬眉吐气的阳光大路。

平一亥,普鲁登斯的手指温柔的松开,箭矢旋即在那只比蒙巨兽面前出现,瞬间把那只比蒙巨兽的水晶眼罩击得粉碎,深深刺入眼眶中,那只比蒙乓兽出哀嚎声,巨大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脑袋。

其余精灵射手也一起动齐射,不过,他们射出的第一轮箭矢全部落空了,准确的说,那一整排的箭矢射入重力结界后,只飞出三十余米远,便划出一道弧形。没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那些精灵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射手,见状立即做出调整,手中的长弓斜钟指向天际,接着便动了抛射。

重力结界呈半圆形。精灵们有一定的角度进行抛射,这一次,射出的箭矢依然没有构成任何威胁,但飞出的距离远了一些,达到一百余米,抛射轨迹在切入重力结界后迅生变化,所有的箭矢都被硬生生拽了下来,垂直插落。全部没入地下,连箭羽都看不到。

弗萨躲在一只比蒙巨兽的手掌中,从夹缝里看到普鲁登斯又挡在了前面,他的心更沉重了,再往后看,安普杜拉和百余名精灵射手还停留在原地,精灵射手们全神贯注的观察着比蒙巨兽的动向,而安普杜拉就那么旁若无人的伸出双臂,嘴巴开开合合、念念有词,好似在吟唱着魔法。

弗萨不由大恨。换做平常时候,借安普杜拉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猖狂,千米左右的距离,对善于进行闪电战的兽人们来说,最多十几息的时间,他们就能冲到安普杜拉身边,可是在重力结界中,千米的距离显得如此遥远,何况,回头去攻击安普杜拉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普鲁登斯可以带着精灵们轻松赶回去支援。

更让他痛恨的是。黄金之血家族拥有的终极狂化术也有限制。一只巨龙释放了终极变形术,然后又恢复巨龙的本体,那么他将进入一个长时间的休整状态,就是沉睡,以弥补消耗,兽人的技能到不会如此麻烦,但是,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释放两次终极狂化。

太屈了!弗萨不服!!如果没有重力结界,如果还可以释放兽人族的最高武力,他有足够的自信把所有的精灵撕成碎片!

可惜,世界上本就没有那么多如果,假设这个真的可以有,那么泽维尔的“如果,要比弗萨沉痛得多。

一点点翠绿在地面上生长出来,组成一道缓慢的海潮,向前方伸展着,不过,在结界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会受到影响,那一株株蔓藤刚长出来,便被自己的重量压扁了,甚至连茎皮也被挤破,渗出了绿色的汁液,但它们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始终在不停的生长着、蔓延。

普鲁登斯还在慢条斯理的释放着箭矢,他的攻击力在此刻显得异常犀利,箭箭不落空。没有什么能阻挡,每两支箭,便会让一只比蒙巨兽变成瞎子,有的比蒙巨兽感到恐惧,用双手捂住眼睛往前冲,这一样没有用,最多让普鲁登斯变得严肃一些,手中的长弓也拉得更满一些,接着他射出的箭矢就会在比蒙巨兽的手掌上炸出一个小小的血洞,所谓大小只是相对而言,换了个普通人,整个手掌都会绞得粉碎。

一只正常的比蒙巨兽有多凶猛,那么变成了瞎子之后它们就会有多疯狂,甚至再不受弗萨的控制。

弗萨的心在不停的流血!

那些比蒙巨兽是兽人族生存的基本保障。每减少一只,便意味着兽人族的力量又薄弱了一分,弗萨真的想扑上告喝普鲁登斯的血、吃普鲁登斯的肉,甚至,,他要让普鲁登斯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但双方越来越短的距离是如此残忍,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两者相比。弗萨的负面情绪有多深,普鲁登斯的正面情绪就有多浓,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放在往常,他顶多先后射伤两只比蒙巨兽,然后他就要为自己的生命担忧了,比蒙巨兽冲击的度是令人指的,能与银色飞马持平,但跑出一段距离之后。银色飞马就不行了,它们的耐力不够,而比蒙巨兽的耐力非常强大,甚至可以全天候作战。

稳操胜券的普鲁登斯有些浮想联翩了,这一天的战绩,几乎能比得上以前数百年总和的一半,击杀了十多只比蒙巨兽,击杀了兽王弗萨,精灵族内。还有谁能和他相比?高宾?他不行!不过,普鲁登斯也承认高宾的能力他始终没有察觉到弗萨的阴谋,而高宾早早提出了警示,所以。他可以原谅高宾喧宾夺主的行为,如果高宾愿意老老实实做他的副手。他不会为难高宾的,毕竟高宾拯救了很多精灵,如果高宾还是要和自己对抗,那只能对不起了!

四百米,

三百米,,

当弗萨与普鲁登斯的距离已经不满二百米时,他身前的比蒙巨兽嚎叫着捂住眼睛。不停的转起了圈,这已经是弗萨最后一个挡箭牌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各种生命感知外界的最主要的器官,陷入到一片黑暗中。以比蒙巨兽的强大,也会变得胆怯、恐慌、甚至疯狂。在这一路上。一个个比蒙巨兽孤零零的留在那里。好似一道道路牌,有的胡乱奔跑着。有的不停的安出嚎叫声,偶尔有两只比蒙巨兽撞在一起,立即就会相会厮打成一团。

普鲁登斯并没有急着举起长弓射向最后一只比蒙,反而伸出手,向弗萨勾了勾手指,他心里有多么得意。完全可以在这个动作中找到证。

弗萨从比蒙巨兽的手掌上跳了下来,噗地一声,他的两条腿深深陷入大地中。只没到腿跟,他很快把自己的双腿拔出来,挺身抬头,冷冷的看向普鲁登斯。而那最后一只比蒙巨兽茫然扫视着自己的同伴,出如哭如泣的嚎叫声。

“卑鄙!!”弗萨在保持风度,尽力用文明用语来表达自己的轻蔑,而不是**裸的脏话。

“哈哈哈”普鲁登斯仰天大笑,扭头对其余精灵们说道:“你们听到了么?弗萨大人在说我们卑都呢!”

精灵们出一阵阵哄笑声,在战场上,对敌人品行的指责是无力的、软弱的。也是幼稚的、可笑的,而且,总是由失败看来谴责胜利者,弗萨能说出这句话,反而代表着弗萨已经认输了。

“弗萨。你还有脸指责我?!”普鲁登斯的语气突然转厉,那张俊美得让男人也会心猿意马的脸,变得扭曲了:“我一直把兽人族当成盟友,可你做了什么?!你是怎么对待我们精灵族的?!”

弗萨哑口无言,风度和口才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何况,他也确实理亏。

智慧生命的逻辑有时候显得很滑稽,当他掌握着决定性的力量时,总会轻视、无视道理,当他处于势弱的一方时,又会把道理当做盾牌挡在身前,至少也会用道理去攻击敌人,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别的手。

“别废话了,弗萨。来。我们做一个了断吧。”普鲁登斯冷笑道:“难道你还想等着重力结界消失?呵呵”就算真的消失了,你也死定了!”

弗萨身后的比蒙巨兽突然嚎叫一声,向前冲去,不过冲出两步,它又掉转身体。用屁股冲着普鲁登斯,慢慢向前退去。

在重力结界中走路本来困难,又退着走,更是步履维艰,可那只比蒙巨兽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普鲁登斯射出的箭矢异常狠辣,他的目标始终定在比蒙巨兽的眼睛,不管比蒙巨兽怎么去保护,用双手或者是用胳膊,普鲁登斯的箭总能射穿它们的身体,命中目标。

从正面看,比蒙巨兽的形象很凶恶,但从背后,却又变得很憨厚,就像一个懒洋洋的大地之熊,这种滑稽的动作,让精灵们再一次出哄笑声。

浓浓的翠绿色从安普杜拉脚下伸展出去,此刻已经延伸至普鲁登斯身拼了。紧紧贴着地面的蔓藤,已经组成了一块翠绿色的湖泊,这是安普杜拉所掌握的最强大的魔法,看他那已变成苍白的脸,就能知道他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如果由各个阶强者当裁判,大都会对安普杜拉的付出不以为然,因为只靠一个重力结界,便可以把弗萨困死了,有没有安普杜拉,并不

响亿淋,但,安普杜拉是个政客!政客看问题的角度与纯粹的职岖者当然存在着巨大的区别。他什么都不做,就那么观赏着弗萨被普鲁登斯杀死,事后精灵们谈着这场战斗,荣耀的光环会全部落在普鲁登斯身上,说普鲁登斯有多么多么厉害,与他安普杜拉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现在,他付出了,不管魔法有没有起到效果,在历史的长卷里,他将排在普鲁登斯前面,是他与普鲁登斯两个联手,创造出了辉煌的战绩,所以,他必须做!

那比蒙巨兽退着走。看不到脚下的蔓藤,只走出几步,就便蔓藤绊得卑面朝天翻倒在地。

弗萨的双眼变的血红,他知道自己几乎没可能冲过这最后的二百米,但事已至此,总该要尝试一下的,不到生命最后一息,便不能轻言。

弗萨猛然抬步。使出所有的力气,向前奔跑起来,他向下低俯着头,双臂交叉、护在额前,他已经不再试图闪避、或格挡了,因为在可以释放出百分之百战斗力的普鲁登斯箭下,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普鲁登斯笑着拉开长弓,一箭射出,正中弗萨的扇膀,他并不是没射准,而是因为,他舍不得现在的享受。

弗萨咬紧牙关。继续向前冲刺,可惜在重力结界的影响下,加上无数蔓藤的影响,他的度还远比不上一个在平地上奔跑的普通人。

一百米,,弗萨与普鲁登斯越来越近了,其余的精灵们也纷纷拉开长弓,单纯论射术。精灵族在大6上稳排第一名,弗萨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行动缓慢的移动靶。就算有重力结界的影响,射出几箭,也总该有一箭击中目标,否则他们也不配是精灵族的一员了。

五十米,三十米,,此刻的弗萨已经变成了野柳城箭术场中的草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箭矢,不过除了普鲁登斯的攻击之外,其他箭矢入肉并不深,有的只在弗萨的身体上留下一个小红点,便掉在地上,有的只是刺入一个,箭簇,随着弗萨的脚步,还有沉重的吸引力,几下就被甩离了身体,但新的箭矢又会落下来。

实际上弗萨绷紧的肌肉,比钢铁还要坚硬,他那交叉的双臂上,有十多支入肉极深的箭矢。那都是普鲁登斯的手笔,不过,他的箭能洞穿比蒙。却无法洞穿弗萨。在他心中惊骇的同时,也感到庆幸,如果弗萨能进入终极狂化的状态,这一场战斗绝对会演变成苦战!

近两千名精灵集中射击一个人,还射了差不多有一分多钟,弗萨享安的待遇可算是前无古人了,

在双方距离不满十米的时候,弗萨陡然出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不过他的双臂依然护在额前,头也没有抬起,想来他对普鲁登斯依然保持着深深的忌惮。而精灵们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其实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弗萨能冲出重力结界也改变不了什么,在外面精灵射手的集体攻击力。要比刚才凶猛得多。

突然,一阵极其剧烈的魔法波动在空中传荡着,那无数根蔓藤在同一时间向上猛地弹起。组成了一排排尖刺森林,魔力结界终于消失了!

弗萨恢复了自由。随后便立即陷入了另一座牢狱,一狠狠蔓藤从四面八方向弗萨卷来。把他的身体死死缠在当中,更让他痛苦的是,他身上插满了箭矢,而蔓藤植被却不管那么多,而每一支箭矢被摇动,都会让他的伤口撕裂,并感受到一阵阵难耐的痛楚。

弗萨心中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尝到这种冲动了,为什么?如果重力结界能早几分钟消失,他拥有十几只比蒙巨兽,足以扭转战局,如果重力结界能晚几秒钟消失,他可以冲出去,尽力冲出精灵们的包围,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普鲁登斯微笑着张开弓,突然,一个精灵尖叫起来:“大人,您看”

“什么?”普鲁登斯现那个精灵的脸完全扭曲起来了,不由顺着那精灵手指的方向看去。

月光下,集现了一片片挥舞着弯刀的疾风狼战士,他们沉默着、狰狞着。正以极快的度向这里逼来。

普鲁登斯脸色大变。急忙向其他方向看去,到处都是如潮水般的疾风狼战士,他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这里,总兵力已经达到了数万。

“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圈套!圈套!!!”普鲁登斯狂叫道,同时心里有一个疑问。弗萨疯了么?用自己为诱饵,骗他们上钩?想到这里,他的视线又落在弗萨身上,叫道:“杀了他!先杀了他!!”

那边的安普杜拉也是脸色大变,几步冲到自己的银色飞马身前,向上跳去,结果用力过猛,也因为刚才那道魔法让他体力消耗过大,竟然从另一边头朝下跌在地面上,这位精灵族中的不老松、常青树,刚才便犯了用力过猛的错误。现在依然没有吸取教。

海港医院预约挂号
淮南新华医疗集团新华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南通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珠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