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三百九十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发布时间:2020-01-26 12:07:14 编辑:笔名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三百九十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没错。”江晨很坦率地说道。

他并没有掩饰NAC的实力,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等到嘉市上空飘扬起NAC的旗帜,那些过往于此地的幸存者、行商、佣兵,自然会把这个强大而陌生的名字带向整片废土。

在他观察着孔谦的时候,孔谦也同样观察着他。

“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危险。”

“我可以把这理解成对我的赞美吗?”翘起了二郎腿,江晨用开玩笑地语气说道。

“当然可以。我们的商人遍布大江南北,在废土上能让我们感到害怕的势力很少。北方联统区算一个,你也算一个。”孔谦笑着说道。

“因为我的枪炮?”

“因为你的野心。”孔谦死死地盯着江晨的双眼。

这种行为在友好会谈中很不礼貌,但他依旧这么做了。他试图从江晨眼中找到能够证明他猜想的东西,然而事实便是,他确实做到了,因为江晨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

“何以见得?”江晨笑道。

“从这个基地的布局,”挪了下屁.股,孔谦环视了一眼房间的装潢,“还有这个办公室。一般对于秩序有着狂热执着的人,对自己和自己邻居的生活品质的追求都是很高的。当然,最能直观体现出来的,还是那个NAC的名字。新亚洲合作组织?好名字。”

“感到坐立不安了?”对于孔谦的品头论足,江晨只是玩味地问了句。

“没错,”孔谦直言不讳地说道,“我们的商人们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你们拔掉了这颗钉在路中间的钉子,有谁能保证你们不会将脚从嘉市再迈向杭市?”

“所以你的提议?”江晨笑着问道。

“让嘉市成为我们的缓冲区。没有了路上商路我们的商人可以开发浅海,或者取道太湖。但如果没了这颗钉子,恐怕我们将睡不得安稳觉。”孔谦看着江晨的双眼,认真地提议道。

“这不可能。”江晨毫不客气地拒绝道,“即便我们不主动出击,变种人也会在冬季向我们发动攻击。届时他们将占据天时。难保战火不会烧过太浦河。我不会用短暂的和平去赌必然的战争。”

“我们可以出资帮你们修建沿河堡垒。”孔谦伸出了一根指头。认真地说道,“五十万亚晶,只要你承诺不向西进军。”

对于他的提议,江晨丝毫没有心动。

“那可真是遗憾。我们已经通过发行战争债券筹集到了两百万亚晶。”

谈判陷入了僵局。

孔谦与江晨对视着,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他突然笑了笑开口道。

“你知道变种人为何会获得如此多的武装吗?”

“为什么?”江晨不在意地问道。

“根据情报,有一伙迁徙自北方联统区,名为黄昏教会的组织在对他们提供后勤支持。”孔谦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个情报有些过时了。上次黄昏教会派出孙小柔行刺的时候,江晨就已经通过特殊的方式从她嘴中撬出来了关于黄昏教会的密谋。明白了那个叫博宇的男人对变种人提供了帮助。

其实想要推测出这点并不难,那些变种人明明工业能力弱的可以,手头却握着重机枪。甚至是火炮等一大堆重火力武器。说是没人支持,打死江晨也不信。

不过从孔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中。江晨却是读出了别的意味儿。

“你在威胁我?”看着他的双眼,江晨玩味地问道。

“我可什么都还没说。但既然身为商人组织,我们保留对任何有价值项目进行投资的权利。”孔谦摊开了手。

江晨冷笑一声。

呵呵。这话都说到这么明显了还不敢承认吗?

“你在玩火。”

“我在寻找双方合作的可能。”孔谦毫不退让地纠正道。

江晨突然站了起来。

孔谦眼中一瞬间闪过一丝紧张,但很快便重新找回了镇定。

“如果你们认为能够通过资助变种人的方式,阻止我们对嘉市变种人的肃清,那你们大可以去试试。”江晨走到了他的面前,俯视着他的双眼,“但我很明确地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真对变种人伸以援手。”

被这气势压的喘不过气,孔谦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这位独裁者的下一句话。

江晨咧嘴轻笑,吐出了孔谦最不想听到的那句话。

“那就是战争。”

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了,但这凝固的气氛很快便随着江晨的下一句话消散了。

“当然,我相信以贵方的远见,肯定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

眼神动摇了片刻,但孔谦最终还是犹豫地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欢迎回到谈判桌。”江晨微笑说道,然后坐回了沙发上。

压力解除,孔谦这才缓缓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

......

谈判最终在和平的氛围中结束了。

江晨不打算和他讨论关于秋季军事行动的细节,而是不由分说地和他谈起了占领嘉市后如何就商路问题展开合作。虽然战争还没开打,但显然江晨已经将变种人的领地视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对于江晨占领嘉市后势力范围会与杭市接壤,孔谦依旧表示了忧虑。但面对江晨强硬的姿态,他却也无可奈何。

就商路的贸易路线、中途补给站和哨所的设置等问题达成一致后,孔谦便仓促地告辞了。

见孔谦离开,韩君华便走了进来。

“为什么不把他扣下?”

“因为没有意义。”江晨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说道,“松散的政体就是如此的烦人,就算你杀了它的领导人,它开个会就能给你再选一个出来。或者说,这种领导人本身就是个吉祥物之类的存在。和他握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是个专业的商人。”

专业的商人不会摸枪摸出老茧来,与其说他是个会长。倒不如说他是一群商人推到前台的代言人。

“你似乎并不担心杭市方面的反应?”韩君华问道。

“他们需要市场。而我们拥有整个苏杭省最大的市场。安全还是亚晶,他们必须得做出选择,而我确信他们最终会选择后者。更何况,我对于第六街区商人的态度多少也安抚了他们的情绪。即便被NAC接管防务。财产也不会受到任何损失......大多数商人肯定会这么想。”江晨起身走到了办公桌前。

这时,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进来的是王晴。只见她神情很严肃。

“元帅,第六街区传来消息,最近市郊区的异种活动出现频繁趋势。包括很多变异蟑螂、变异老鼠等异种也表现出了较强的攻击性。一般情况下,这些异种通常是不会主动攻击幸存者......有谣言说。望海市正在酝酿第二轮异种潮。”

“异种潮?”江晨微微皱眉。

他没经历过所谓的异种潮,只是听说那玩意儿很可怕。早些年的时候,那会儿世界联合组织还没有发射殖民舰。望海市曾爆发过一次异种潮。据说当时驻守在市中心附近科研所的前军,都被那些狂暴的异种赶出了城市。

据说当时第六街区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所幸凭借世界联合组织留下的装备,最终抵挡住了异种潮的冲击。也正是在那时,第六街区确立了十人委员会的统治。

偏偏在这种时候......

王晴点了点头。

“让王兆武那边注意一下。他那边离市中心比较近。我会给他避难所大门的开关权限,许可他在必要时刻带领地面居民撤入避难所。另外,上调避难所能源储备到100只燃料棒,这事应该是你负责的。”江晨嘱咐道。

“明白。”王晴点了点头。

各个避难所开启的时间跨度都很大,谁也不知道望海市其它几个避难所在哪一年开启。一旦失去了27号避难所,那将意味着NAC的科研能力倒退不止一个级别。江晨当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如果真的发生异种潮,他首先需要确保的是科学家的生命安全。

无论异种潮是否真的会发生,二手准备总是不会有错的。

“......另外,在下水道建立临时避难设施。准备好临时掩体,床铺,营养合剂还有暖炉。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最终不会用上,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去准备下。”

“好的。”王晴点头,见江晨没有更多指示后,便转身快步离去。

停顿了片刻,江晨又看向了韩君华。

“未来几天......嗯,也可能是半个月,我在外地有些事,你和孙娇商量着处理下就行了。平时我不在的时候也是她代行职务,就这样吧。一旦发生异种潮,我会立刻赶回来。”

江晨本以为韩君华会问他去哪,不过很意外的是,她只是点了点头。

“好的。不过我的建议是,如果发生异种潮,身为元帅的你还是不要冒险返回危险区域比较好。”

“我会回来,因为这里有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江晨认真地说道。

“......我会替你保护好她们。”韩君华的语气平淡地许诺道。

“谢谢。不过也别太紧张,没准谣言仅仅是谣言。”

江晨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身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门关上了。

注视着合上的门扉,良久后,韩君华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

然后她放下了手。

“奇怪。”

她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自言自语了句,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窗外阳光明媚,空中看不见一丝云彩。

然而这种晴朗,却隐隐让她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未完待续。)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新华医院预约挂号
唐山市丰南区中医院怎么样
南昌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陕西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河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