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独圣 第四十三章 湖边激战

发布时间:2020-01-16 13:23:37 编辑:笔名

独圣 第四十三章 湖边激战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精致的楼台庭院,小巧的假山湖泊,手艺人独具匠心设计建筑,总令人从通幽处见到风景,于曲折处发现新奇。总之,这里是一处,或许说本该是一处杨柳依依,荷风晓月的江南水乡式的后院。只以几块石头、几丛竹,就能令人兴起几分悠远的遐思。这种将空间利用的到极点的建筑方式,唯一不好的地方或许便是将让人活动的平地变得太少了。

通过曲折蜿蜒的水上回廊,前往后院的深处。李静轩的目光掠过阔达十丈的池塘水面,看到了在湖边柳树之后的草坪上互相对峙得两方人马:

一边拿着乌七八糟的兵器,身着样式不一的服饰,身上的气势虽然有强有弱,但其中所蕴含的诡异气息却是隔了老远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都说气由心生,只是遥遥的这么一看,李静轩便判断出他们的身份:“无疑……他们都是祖灵殿的人,所以他们都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气息,总是那样躲躲闪闪的,好像一群从下水道里钻出来的小老鼠般,充满了令人作呕的味道。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至于与他们对峙的另一方,虽然气息也不是那么令人舒服,总些假假的感觉,很容易让人想到“虚伪”这个词语,但和对方那令人厌恶到极点的感观相比,他们已算是好了许多。

至少,从他们服饰和兵器来看,他们都算是乾国一番的人物。与对面那些或许已可以被称之为“人奸”的混蛋相比,他们多多少少可以算是自己人了。

“嗯,他们或许是朝廷那边的供奉和护卫吧。官味倒是蛮浓重的。”李静轩对此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即又迅速的放松开来。他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在这个敌我分明的空档上,能有一方算是自己人的话,自己究竟该怎么做也是可想而知的吧。

“唉……”李静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回廊的栏杆边翻身出去,身形展开身法,提着气,以脚尖在依着一种的玄奥的韵律跃动着,不一会便掠过十余丈的水面接近了对方。这一刻,他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影,就这么直接了当,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双方的面前,以登萍渡水的绝技无声的述说着自己的强势。

无疑,这是一种实力的展示。

“是谁?”

双方都不由自主的这样想道。

“是个高手?”

“是对方的人么?”

“不能让对方再增加力量了!”

“动手吧!”

就在李静轩离他们还有三丈地的时候,有着相同想法的双方,终于忍不住对峙而引起的压力,不约而同的动起手来。

一抹蓝色的光芒在空中闪过,如同闪电一般,折转过令人难以想象的角度,由下而上的挑刺向自己对手的小腹,却在即将要命中的时候不得不收剑而还。

他不得不收剑。因为一把沉重的黑色大刀带着无可睥睨的威势很是直接的横斩过来。如泰山般凝重的刀势,逼着他的不得不后退。

毕竟,对方手里拿着得可不是什么轻巧优雅的刺剑,而是一把宽背厚脊的大关刀,这种到光光刀柄就有丈二长,更别说刀刃了,长达四尺的刀刃,加上刀身几十斤的重量,所形成的狂猛刀势却不是自己手中的这二斤三两的轻巧之物可以比拟的。

虽然彼此都是先天境的高手,可一名惯于沙场的先天和一名善于江湖比斗的先天相比,这作战风格什么实在是太不相融了啊。

沙场上的厮杀都是直来直去的,少有躲避,一击之下生死两段,莫名的酷烈味,总令人在不经意联想到诸如大漠黄沙,硝烟蔽日,沙掩尸骨什么的……

“真是令人熟悉而又厌恶的味道。”“人奸”一番使用细剑的瘦小汉子,轻轻的撇了撇嘴。他身形微微的一晃,却是在让过对面的一击之后,不退反进的向前,脚步轻移展开犹如鬼魅一般的身法再次扑向对方,滴溜溜的划出一剑。

这一剑带着明亮的剑光从空中闪过,看似毫无用处的刺在了虚空之中,但其上所蕴含的宛如尖刺一般的锋芒,却令对面那名使用关刀的银甲大汉几乎有要吐血的感觉。

银甲大汉当下刀锋轮转,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刀横斩而过,却令对面的家伙不得不再次退了一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对方的刀势太过雄厚,对面的家伙也怕自己的身子在这银甲大汉的一刀斩断之下,被他的刀势威压直接折断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自己的实力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水平,自己可是非常清楚呢。

总之,先这样和他纠缠吧。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边的高手都比对方那边要多上一些。虽然对方那边有一个修文的正意宗师,但我们这边也有一个炼神高手啊。

就顶阶的水平,大家是一样的,而中阶的先天引气级的战斗主力来说,对方所能依靠的也就是银甲大汉和另外三个引气道者吧。这些人可不是我们这边八个人的对手。尽管我所面对的这家伙实力很强,但只要我纠缠住他,让其他人将对面的其他人干掉的话,最后再给对方来一个围攻,他也就挂了。

到那时……

嗯,到那时我已经该也能收获那甜蜜而甘美的果实了吧。

瘦小的汉子轻轻抽动自己唇上的两撇胡须,在脑中迅速的滤过自己的作战方案。

当下,他又是一步向前,剑锋向上一扫,将刺眼的阳光反射向那人的目中,进而将剑锋下压朝对方的咽喉攸得刺出了一剑。

迅若惊雷,巧如幽灵,于瞬息之间攻入对方的要害名门,这便是这瘦小汉子手中剑势的精要所在。

犹如鬼魅一般的攻击,形如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与那银甲大汉完全不同的战斗方式,却在隐隐之中提出一个命题:这天下的功夫,究竟是一力降十会,以力称雄是正道,还是唯快不破,迅捷绝伦是真理?

这真是一件令人纠结无比的命题。

不过,这样的命题,重要在具备两种并不相同特性的高手的比试之间一点一点的被验证出来。进而看出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不是么?

虽然这样的证明,千百年来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自都有各自的理由,但里面的变幻究竟是什么,也确实是值得的后人探究的。

战场上的几对就这么乒乒乓乓的打开了。一时间,刀光与掌风齐扬,拳声与剑鸣共起,数道人影在彼此间的对决中交错不已。不过转眼的几个呼吸过去,众人却已是狠狠地交手了数十个回合,于兔起鹘落间比拼了好百十来招。

总之,在李静轩将自己的脚踏上这方岸边的时候,这边已经打成了一团,他们彼此争斗,除了某些“强者”有了自己的目标之外,其余的几乎皆是乱斗一气,并在交锋中时不时交换着彼此的对手。

“真是麻烦的战场!”李静轩冷静的注视着这一切,心底不住的摇了摇头。

突然,他眼睛微微一凝,却是在交战双方的身形交错之中看到了一个机会。

他出剑了!

手中的青锋轻轻的扬起,看似毫无力道的刺向前方。

“嗤!”剑气在青锋之上震荡,隐而不发,进而产生如蜂鸣一般的声响。

一剑刺出,剑气渺渺,如云如雾,似乎将所有的锋芒都掩盖起来,归附了寻常。

然而就在剑锋向前,以及其玄奥的轨迹刺向某处的瞬间,一缕恍如天心般无情的剑意随之荡漾出去。

剑意无形,却能被人的精神所感知。

一时间,被李静轩选为目标的那人身躯猛然一震,身形动作和精神念头似乎全在这一瞬间,被剑意所震慑,身形动作顿时凝固下来,眼中惊骇无比的显出一股死寂之意。

那是面对天敌所产生的恐惧,是生存无望之时最后的绝望之情。

随着着无形的剑意的散发,原本含而不露的锋芒猛地爆发出来。一时间,一缕缕白色的剑气犹如游鱼一般,在虚空间穿梭,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没入那名刀客的身上。

原本精气神足,杀意黯然的刀客,在李静轩的这一剑之下,先如癫痫病发作的可怜虫一般胡乱抖动了一阵,随即便身躯僵硬的没了任何动作。

下一刻,“嗤嗤……”之音大作,这名倒霉蛋的身上顿时爆起了数十道血箭,如凌空而散的烟花一般绽放出最为鲜艳的颜色,进而彻底迷蒙的神志,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噗……”飙血的身体向后重重的倒在身后的土地上。

如此惊人的变故,让原本与他交手的供奉,不由得微微一愣。供奉手上的功夫缓了一缓,就这么直接的被对方的红血喷了一声。

“唉……在战场上分心可不好啊!”李静轩的身形飘飘的从他的身边经过,如呵气一般在他是的耳中留下这样的叹息。他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李静轩的背影,却发现这个看似单薄的身影已然纵剑杀向新的敌人那儿。

下一刻,剑光纵起,随即化为破空而下无数将其,将与那名银甲大汉对决的瘦小汉子纳入其中。

这名汉子,实力不俗,使得又是剑法,走得乃是轻盈迅捷的路数,自然然李静轩看得欣喜。

见猎心喜进而出手,又因前番的那一记刺杀已然表明了自己的阵营,故而这等抢怪的行为并不引得那名银甲大汉的侧目。

作为一名军队出身的先天高手,他的心思全在如何赢得此次战斗胜利之上,对于旁的他并不怎么在乎。既然有人把自己目标接去,他自然也乐的将关刀一摆,阔步转向另外一个目标。

此时,场上属于对方的先天引气级的高手很多,他倒也不愁没有打架的对象。

他走了,走得干净利落。

而这边的李静轩却与他原本的对手打得风风火火。

这名同样使剑的瘦小汉子,身形如魅,面对李静轩轰然而下的剑光,竟于一眼之中就看到了其间的隙墟。当下他身形晃动,在化为一条游鱼灵巧的在其中游走了一圈,于一进一出之后却是挑衅的对李静轩扬了扬下巴,摆出一副你再来的模样。

“当真以为……我拿不下你么?”李静轩小声的嘀咕一句。

当下,却是持剑在手,又一次抖出了绵密的剑势。一时间,青光如电,剑气重重,如云的剑势,将剑锋舞动时带起的剑风都压制于其中。李静轩舞起剑势,旋起身法,只是往那人的身边一转一带,便见那人兜于自己的剑势圈中。

这一圈,一带便将那人置身于一个别样的世界之中。

剑势圈内,与剑势圈外此时完全呈现出两个世界:剑势圈外,那是精彩纷呈的大乱斗;而剑势圈内,却是狂风骤雨大作,惊涛骇浪强袭。

不过是一人一剑而已,可对方的剑势施展开来却给那人带来恍如与天地为敌的感觉。

对于,那人来说,李静轩的剑势,完全是一个切开现实与虚幻的小世界。虽然他也明白这样的小世界肯定不完整,至多只算是圈出了一个雏形,可就是这份不完整的雏形带给他的压力却已足够严峻了。

要知道,他也是练剑的,可他练剑到现在却是连这样的雏形都没把握。他的剑法,他施展开来只能说是快,单纯的快而已,至于里面究竟有什么韵味,那再也别提。

简单的说,单纯的就剑法修为而言,他是弱上对方一筹的。

“这么说……这名青衣单剑的少年是个天才咯?嘿,天才,我最喜欢猎杀的就是天才……”他充满恶意的想道。

当下他却是纵起自己的身法于剑势之间流转,以手中的快剑应对对方的如丝剑气。一剑应对一丝乃是数丝,不管李静轩落下多少剑气,他都将应对刺出自己的剑,在力求自身安全的同时给予对方以反击,试图从中寻找到破局的方法。

一时间,如云似雾的白色剑势之内,有无数剑光逆势而起,似要突破剑势的压制,重见这充斥着刀光剑影的杀场。

“哪里又能让你这般如意?”李静轩暗吼一声,手中的剑势愈发迅捷凌厉了几分,却是准备将压制进行到底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xh.50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在线咨询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个
贵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上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